• <dd id="p17ai"><track id="p17ai"></track></dd><span id="p17ai"><track id="p17ai"></track></span>
        <em id="p17ai"><acronym id="p17ai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1. <rp id="p17ai"></rp>

          <tbody id="p17ai"></tbody>
          <tbody id="p17ai"></tbody>
        2. <dd id="p17ai"></dd>

          營收超2000億,新增3000萬消費者,京東依然碾壓拼多多?

          8月17日晚,京東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。

          8月17日晚,京東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。


          數據顯示,京東凈收入2011億,同比上漲33.8%,年度活躍購買用戶4.174億,同比上漲29.9%,比上個季度凈增3000萬。


          這是一個超出預期的成績單,相比疫情期間“雪中送炭”的供應鏈優勢,這一季度京東雖然相比其他平臺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亮點,但復工復產的整個周期里,線下受挫的訂單依然成就了線上的爆發。


          財報季內的三個月,京東最大的兩個事件一是血戰618,二是回港上市,偏巧都在同一天。


          這提示了市場一件事情,與拼多多這家“只成立了四年的公司”相比,22歲的京東足夠成熟,即便短暫在市值上有所遜色,但回到一個常態競爭之下,它未必會輸。


          截至發稿,京東股價上漲3.75%,市值剛過1000億美金,拼多多上漲1.48%,市值1040億美金。



          京東的“完美”成績單


          衡量一個電商平臺是否良性發展,看營收、看利潤,看增速,看用戶增長。


          在這個季度,京東交出的幾乎是一份完美成績單。


          營收上,這一季度京東達到2011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33.8%,增速創10個季度新高。利潤上,無論是哪個統計維度,都有大幅度的上漲,按照非通用會計準則下的凈利潤達到了人民幣59億元,同比上漲66.1%。

          用戶增長也很強勁,上個季度,京東年度活躍消費者環比凈增2500萬,這個季度又比上個季度多了3000萬,環比增速達到7.9%,接近2019年底的頂峰。

          這份滿分財報在市場預期之外,但分析起來,卻也在意料之中。


          4到6月是國內復工復產的階段,線下零售企業受到疫情打擊,紛紛尋求線上的“自救”,原本應該屬于他們的業績轉移到了平臺之上。


          在財報里,京東列出了幾個這一期間他們所做的努力,吸引高端品牌入駐、嘗試直播,與快手合作,以及升級同城零售1小時達服務等等。


          不可否認,這些努力帶來了營收和利潤的成效。但橫向對比,淘寶、抖音直播的風風火火,拼多多、天貓作為平臺吸引的商家規模應該超過京東,以及阿里把同城零售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,看起來,京東的應對和動作似乎只是大勢所趨。


          但究竟是否是時勢造就了京東的增長,還需要等另外兩家的財報披露,以做對比。至少目前,作為最早一個公布財報的電商巨頭,京東的成績值得被肯定。


          營收之外,京東的用戶增長其實也有跡可循。


          疫情以來,除了官方的“京粉”,針對京東的第三方社交電商平臺如雨后春筍。東東來啦、芬香、京享優品、京創客等利用后疫情時代人們收入下降的焦慮心態,把普通消費者變成了推廣者,在微博、朋友圈、微信群,隨處可見京東商品鏈接的分享。


          學習曾經拼多多社交裂變的方式,京東完成了一次新的追趕。



          成本的增速超過收入增速


          進一步分拆京東的收入和支出數據,能夠佐證京東這一季度的增長邏輯。


          上一個季度,京東自營商品中的快消品在平臺迎來了爆發,收入達到524.6億元,同比增長38.2%。這個季度,快消品數據進一步增長,達到640億元,同比增長45.4%,平均下來,過去半年,京東一般快消品的增長達到了42%。


          換句話說,疫情隔離的影響繼續體現在電商平臺的銷售上,一方面是購物方式仍然以線上為主,另一方面,生活必需品打敗了非必需品。


          但正如上個季度分析的,一般快消品的銷售同步增長的同時,其實會帶來履約費用的升高。


          第一季度,京東的履約費用已經大幅度提升,達到了104億,同比上漲了29%。這個季度,這部分成本繼續增加,達到120億元,同比增長30.6%,增速與銷售額上漲同步。


          總的營收與成本也有這種同步上漲的趨勢,甚至這個季度成本增速還超過營收。


          對比下來就知道,2020年Q1成本同比增速為20.2%,略低于營收增速的20.7%;而這個季度,總的費用達到1724億元,成本增速為34.5%,略超過營收增速的33.8%。


          成本同比增加超過營收,那利潤從那里來?


          一是因為營銷成本增速低于總體成本增速,二是因為研發費用同比下降。


          財報數據顯示,這季度京東的營銷成本為人民幣68億元,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56億元相比增長21.0%,而研發費用只有36億元,低于去年同期的37億元。


          這一方面說明,受疫情影響,即便有618這種平臺之間的大戰,但是營銷費用其實并沒有增加得太過夸張。另一方面京東的隱憂也悄悄暴露出來。


          在京東二次香港上市的招股書中,曾稱要將資金將用于投資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創新上,以提升客戶體驗和運營效率。


          在報告期內的3個月里,京東的平臺價值其實正當其時,幫助品牌實現增長也被京東寫入財報,劃了重點,按照常理推論,此時零售、直播、物流等方方面面的供應鏈技術應該需要更多支持,但對應的卻是研發費用的降低,其對利潤的追求和對技術創新之間,優先選擇了前者。

          與市場對拼多多“成長性”的期待不同,京東作為一個二次上市的老牌企業,除了營收、用戶之外,對利潤的追求既是一種成熟的體現,偶爾也會成為枷鎖。


          自2019年控制成本、扭虧為盈后,京東在利潤上就一直精打細算,但帶來的負面影響其實也時有發生。


          過去是取消快遞員的底薪,對高管的末尾淘汰制,如今是對研發費用的收縮,而未來,為了利潤,是否還需要犧牲些什么呢?


  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029-68522560

          在線咨詢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      郵件:907428529@qq.com

          地址:西安市高新區財富中心2期c座1212室

          QR code